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资料 > 浩瀚 >

《2666》一部浩瀚和充满了细节与不可知的作品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浩瀚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早在几年前,2666成了一个特别的数字。智利作家波拉尼奥的巨著《2666》一出版,在中国引起了一股阅读热潮,成为一批文学爱好者眼中的珍宝。

  读过罗贝托·波拉尼奥原著小说的人都知道,《2666》是一部浩瀚和充满了细节与不可知的作品。据说,这是他的遗作,死后才发表,所描述的故事似乎昭然若揭,其实隐喻极深。

  有读者是这样描述作者的,“小眼睛,卷发,大眼镜,黑夹克,手上永远夹着一根烟,波拉尼奥拍照从来都是这么酷。”

  他,出生于智利,父亲是卡车司机和业余拳击手,母亲在学校教授数学和统计学,1968年全家移居墨西哥。

  他,四十岁才开始写小说,作品数量却十分惊人,身后留下十部小说、四部短篇小说集以及三部诗集。

  从伦敦到纽约,人人都爱波拉尼奥。1998年出版的《荒野侦探》在拉美文坛引起的轰动,不亚于三十年前《百年孤独》出版时的盛况。而其身后出版的《2666》更是引发欧美舆论压倒性好评,均致以杰作、伟大、里程碑等赞誉。

  这部21世纪伟大的作品,超越《百年孤独》的惊世之作,成为长篇小说的里程碑。

  或许,在很多读者眼里,《2666》属于这样一类小说。它会让一部分读者兴奋不已,奔走相告,也会让另一批人皱起眉头、不以为然。

  正如作者所言,这是一部伟大但并不完美、如激流般气势磅礴、把读者引向未知之处的小说。

  全书分为五个部分,分别讲述了五个独立又彼此呼应的故事。作者运用巧妙的构思将几个故事联系在一起,看似不经意,实则暗藏玄机不断提醒着读者他所要揭示的主题。

  该部分讲述英国、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有四位外国文学教授,由于都在研究德国一位二战后出现的新锐作家——阿琴波尔迪的作品而相识、进而成为密友的故事。

  一个偶然得来的小道消息让人相信阿琴波尔迪最近忽然在墨西哥现身。于是,这四位评论家中的三位飞往墨西哥,来到一座名叫圣特莱莎的破败城市……

  阿玛尔菲塔诺,1974年由于智利发生军事政变,被迫流亡他国,最后在墨西哥圣特莱莎落地生根,与妻子劳拉和女儿罗莎一起生活。

  妻子劳拉,在女儿罗莎两岁的时候离家出走,理由是去寻找一位她所喜欢的、被关在精神病院中的诗人,并在欧洲四处流浪。

  阿玛尔菲塔诺教授则在发现了一本《几何学遗嘱》之后走向荒诞地癫狂,将这本书晾在绳子上,并说这个主意是杜尚的,并像杜尚一样,对“败坏了‘一本满是原则的书之严肃性’而感到快活”。

  后来他又梦到一个法国女人的声音,与之进行了漫长的对话。面对苦难,他显得愤怒而无奈,在很大程度成为拉美小知识分子情绪的代表,尤其是被独裁政权迫害的典型人物。

  奥斯卡·法特是纽约《黑色黎明》杂志的记者,由于体育部的同事惨死街头,他被临时委派到墨西哥报道一场拳击赛事,目的地就是圣特莱莎城。

  在圣特莱莎准备报道的过程中,他听说了在当地发生的连环杀人案,决意对它展开调查。与此同时,他结识了上一部中的支线人物:阿玛尔菲塔诺教授的女儿罗莎,并最终将其带离圣特莱莎。

  他属于敢于面对残酷现实的知识分子,但终于因为势单力薄而无所作为。尽管他尖锐地指出了,人性恶的膨胀会成为人类毁灭的死神,可是他自己的命运就掌握在报社领导手中,也是任人摆布的角色。

  第四部《罪行》是全书的高潮,集中描写了墨西哥北方妇女连续惨遭杀害的罪行。

  据说,这部分是全书最为晦暗的部分,波拉尼奥具体讲述了近二百个案例,奸杀案被冷静地切割、叙述,一件一件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波拉尼奥将这一部分处理得毫无感情,更像一个个卷宗的罗列,穿插着一些警察的生活琐事。

  第五部《阿琴波尔迪》讲述德国作家复杂曲折的人生道路,是对第一部分谜底的揭开。

  这一部分,可以说是这部小说中时间跨度最大的部分。为什么这么说呢?那是因为从1920年汉斯·赖特尔出生,一直写到了20世纪末,而其中占据大部分篇幅的,是对二战的战争描绘这个人物是贯穿全书的主线。

  小说伊始,他是英、德、法、西文学研究界的研究对象和追踪目标。后来,他跑到了墨西哥之后,又成为他妹妹和朋友们寻找的人物,因此构成全书最大的悬念。

  在他坎坷的人生道路上,他与德国贵族有过交往,亲眼看到了贵族们糜烂的生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无意间发现了一位苏联犹太人的手记,因此得以知道了斯大林对作家的迫害情况。

  这一切注定悬而未决,真相仍然是谜,就像小说的题目“2666”一样,永远有待读者去破解。

  西班牙著名女作家阿娜·玛利亚·莫伊斯在西班牙国家报上说“《2666》毫无疑问是一座丰碑,是波拉尼奥全部创作最佳之作”。

  评论家罗德里戈·富雷桑说:“《2666》是全景小说,它不仅是封顶之作,而且是给长篇小说重新定性的作品,同时它把长篇小说提高到一个令人感到眩晕的全新高度。”

  伊格纳西奥·埃切维里亚说:“《2666》是波拉尼奥的代表作。它是一部滔滔大河般的巨著,作为全景小说,它的能力是既连结和统一起以前的全部作品又大大超越前辈”。

本文链接:http://gulf-coast-info.com/haohan/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