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捡稻穗 >

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 说的是谁

归档日期:07-31       文本归类:捡稻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此句是清代曹雪芹《红楼梦》中第十三回末的联语,是曹雪芹对王熙凤和探春所做的肯定评价。表达了作者对吏治败坏、世风日益颓靡的愤慨,也情不自禁赞扬了束带顶冠的男子“万不及一”的女性。

  “金紫万千”是指济济朝堂的文武百官。“裙钗”是旧时妇女的服饰,借指妇女。“齐家”就是治家,是使家族成员能够齐心协力、和睦相处,“齐”字有治理、整理的意思。

  这句话的白话意思是:朝廷大堂上的文武百官,这些人尸位素餐,不作为或乱作为,没有一个是治国贤才,而如果注重教育培养,少数女性却可以像男性一样齐家治国平天下的。

  王熙凤是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人物,贾琏的妻子,王夫人的内侄女,贾府通称凤姐、琏二奶奶,金陵十二钗之一。她长着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在贾府掌握实权,为人心狠手辣,做事决绝,最后病逝。

  曹雪芹对王熙凤的判词为: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译文:凤凰偏偏生在了衰亡的时代,大家都知道羡慕她的足智多谋。谁料她“一从二令”之后反被休弃,哭返金陵时恐怕更加悲哀。

  王熙凤是作者笔下第一个生动活跃的人物,是一个生命力非常充沛的角色,是封建时代大家庭中精明强干泼辣狠毒的主妇性格的高度结晶。

  贾探春为荣国府贾政与奴婢出身的妾侍赵姨娘所生的女儿,贾宝玉同父异母的妹妹,贾府通称三姑娘,宝玉及三春均在贾母身边抚养长大,所受教育极好,与嫡姐元春无异,林黛玉进贾府后搬到王夫人住处,元春省亲后住大观园。

  曹雪芹对贾探春的正册判词为: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意思是你固然聪明有才能,也有高远的志向,却生于衰亡的时代,命运偏偏不济。

  书中贾探春精明能干,富有心机,能决断,有“玫瑰花”之诨名,连王夫人与凤姐都忌惮她几分,抄检大观园时她扇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她工诗善书,趣味高雅,曾发起建立海棠诗社,是大观园中的一位大才女;她关心家国大事,有经世致用之才,曾奉王夫人之命代凤姐理家,为了捧太太重用的奴婢袭人而打压赵姨娘,造成明明是奴婢家眷不该有丧礼费却高过身为姨太太赵姨娘的家眷。

  “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表达了作者对吏 治败坏、世风日益颓靡的愤慨,也情不自禁赞扬了束带顶冠的男子“万不及一”的女性。

  “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是指:是凤姐和探春。两位末世英才。以支木强撑著即将倾倒的大厦。一旦女子掌握了足够的权力。就用不着再跟男人“借胳膊”了。她们个个天资聪颖、无师自通。照样能把“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事业,干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

  “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是曹雪芹对王熙凤和探春所做的肯定评价。曹雪芹写的“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 可是对妇女的充分肯定和赞美,是对歧视妇女的思想的有力的批判。

  王熙凤,贾琏的妻子,王夫人的内侄女,贾府通称凤姐、琏二奶奶。她长着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外貌美丽、华贵、俊俏,她的神态狡黠刁钻,她的言行伶牙俐齿、机敏善变。她善于察言观色、机变逢迎。

  《红楼梦》的时代,商品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王熙凤和贾探春的管理术,反映出人们的“义 利”在悄悄地随着发生变化。这里透露了社会发展的重要信息。

  “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这一小说第十三回末的联语,表达了作者对吏 治败坏、世风日益颓靡的愤慨,也情不自禁赞扬了束带顶冠的男子“万不及一”的女性。如 果不是封建社会限定“妇无公事”的话,那在家庭事务中显露头角的裙钗,同样可以在社会 生活和政治舞台上施展她们的才干。 王熙凤从小游戏,“就有杀伐决断”的活动;成人以后,“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 心机又极深细”,而且“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也就是说,她具有管理人员所应有的才 智、自信心、主动精神和交际能力。她二十岁左右开始在荣国府当家,被人视为“有一万个 心眼子”,“行事却比世人都大”,“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她反宁府的奴仆按照任务的需要 分成各种不同的“专业化”班组,各司其事,器物偶有丢失,由撑管人分赔。各种工作由赖 升家的每日揽完查看,或有偷懒的,赌钱吃酒打架拌嘴的,立刻回报。就是对赖升家的也提 醒她:“你要徇情,经我查出,三四辈子的老脸就顾不成了。”王熙凤有一幅铁的面孔,一切 “要依着落行,错我半点,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现清白处置”。一天,担 负着迎送亲客任务的人“迟了一步”。王熙凤想到“头一次宽了,下次就难管别人了”。登时 放下脸来,喝命打二十大板,革去一个月银米,她还当众宣布:“明日再有误的,打四十, 后日六十,要有挨打的,只管误!”宁国府的仆人们领教了王熙凤的厉害,“自此兢兢业业, 执事保全”,诸如“无头绪、荒乱、推托、偷闲、窃取等弊”,一概都消除了。合族的人看到 她把事情办得井井有条,也无不称叹。 贾探春不象王熙凤那样粗俗,也不像王熙凤那样锋芒毕露。在凤姐病倒,探春和李纨受 命理家时,探春得到唯一的一次施展才华的机会。探春是庶出,身份要低一等,而且又是未 出闺阁的年轻小姐,素日也最平和恬淡。她在这个“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荣国府, 理起家来会临着重重困难。正如脂砚斋所说:“噫,事亦难矣哉!探春以姑娘之尊,以贾母 之爱,以王夫人之托,以凤姐之未谢事,暂代数月,而奸奴峰起,内外欺侮,锱铢小事,突 动风波,不亦难乎?”探春似乎已意识到,如要理家,首先必须树立权威,威重而后令行。 她及时戳穿吴新登家的有意刁难,又在舅舅赵国基的丧事上不肯徇私破例,顶住了赵姨娘的 无理取闹。几件事过手,家人和奴仆们“渐觉探春精细处不让凤姐”,“慢慢的一个一个的安 分回事,不敢如前轻慢疏忽了”。探春赢得众人的敬畏与诚服,也就取得了理家的实际权力。 但如何来行使权力?这就表现在她的“兴利除弊”的经济方案上面。探春比凤姐所以高出一 筹,就在于她有经济头脑。“兴利”与“除弊”相互联系。要“兴利”必先“除弊”,而“除 弊”是为了“兴利”。何为“弊”?何为“利”?这就需要用眼光去分析,研究,制定方案。 采取相应的手段,她先从“除弊”做起。这时候荣国府已是“出去的多”,这探春心里明白, “若不趁早料理省俭之计,再几年就都赔尽了”,她和李纨、宝钗商议,接连蠲除了两项开 支。一项是给宝玉、贾环、贾兰每天人每年上学零用的八两银子;另一项是每位姑娘每月专 用于购买油头脂粉的二两银子。两项蠲除,“事虽小,钱有限”,但涉及“老祖宗手里的规矩” 和有体面的人,也需要一定的精明果断与魄力,难得可贵的是,探春不“只拿着软的作鼻子 头”,而是“找几件利害事与有体面的人开例作法子,众人作榜样”。王熙凤把这个叫“擒 贼先擒王”。 贾探春的“兴利”,主要是在大观园实行承包制的管理方法。她将大观园各处的花草、 树木、竹子、蔬菜、稻谷之类,包给“专定之人”负责收拾、修理、培植;各项采摘的收入, 除供应园中使用(如大小禽鸟的粮食,各处扫帚撮簸及女孩子们用的头油脂粉等)外,所余 归各人自己所有。这样作的好处,一是园子里花木有人专门料理,可以一年比一年滋长蕃盛; 二是以园养园,减少家庭的开支;三是承包的人增加了收入,也更加尽职。薛宝钗为了避免 园中其他老婆子眼红,对探春的办法以进一步加以补充,那就是要求承包的老婆子,每人每 天拿出若干贯钱,散给园中其他老婆子们,让大家都沾带些利息,皆大欢喜,好小心照料园 子。探春和宝钗宣布她们的新办法后,大观园的女仆们,无论是包有任务的,还是没揽到事 的,都兴高采烈,表示感谢。脂砚斋评说:“探春看得透,拿得定,说得出,办得来,是有 才干者。” 三 王熙凤、探春的管理艺术虽然带有商品经济的某些色彩,但有着历史的局限性,王熙凤 协理宁国府,获得成功而对荣国府的治理,却是越治越乱,越治越衰败,“枉费钱了,意悬 悬半世心”。贾探春刚进入议事厅理事时,踌躇满志,大有将挽狂澜于既倒的气概,可是她 的“除弊”与“兴利”,不仅没有解决家庭经济拮据的问题,反而加剧了大观园内外固有的 矛盾纠纷。她终于意识到“这一家子亲骨肉”一个个像乌鸡眼似的,已经“从家里自杀自灭 起来”,必将“一败涂地”。 “治病必求其本”。荣国府各种弊病的“本”,在于封建特权和骄奢淫逸的寄生生活,这 是贾探春认识不到,也是不可能认识到的。她剔除的“弊”都慢鸡毛蒜皮的“小遗”;她那 简单的承包,只能给家里一点“小补”。每年节省几十两银子,或增收回四万两银子,这对 于组织一个家庭小戏班就要花三万两银子的荣国府来讲,真正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王熙凤的责任制是一种管理奴仆的办法,只能用在奴仆们身上;那群安富尊荣、挥金如 土的主子,也就是使家庭财源枯竭的人,既无须承担“责任”,也无人去“制”。更为可悲可 叹的是,王熙凤的管理术不“管”她自己。管理,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满足她的权力欲与金 钱欲的机会与手段。无论家庭处在怎样的危机之中,她也不放松利用“管理”谋求权位和私 利。探春理家的时候,王熙凤对平儿说;“若按私藏奸上说,我也太行毒了,也该抽头退步”。 实际上,已经卷入“权”,“利”旋流中的王熙凤,只会越陷越深,不可能抽出身来。对于封 建阶级的人物来说,地位和权势是头等重要的,一旦占据了某种地位,便有了一切。在一代 不如一代的荣国府,王熙凤依仗娘家的势力、个人的才干,以及能说会道、阿谀奉承的一张 油嘴,不到二十岁便独揽了荣国府家政管理大权。权和钱是相联系的。钱是王熙凤心目中一 个闪闪发亮的字眼。她掌握管理发放每月例钱的大权,每月从银库支出来后,她先拿出去放 高利贷,等利钱收齐了再发给众人。仅此一项,她一年可以净赚上千两银子,(第三十九回)。 她直接间接地掌握人事安排方面的权力,不向她行贿便在荣国府谋不到差事。贾芸孝敬了她 十几两银子的冰片、麝香,才谋得在大观园监种花木。金钏死后,王夫人房中缺一个大丫头, 好多丫头想弄到这个位置,分着向王熙凤送礼,王熙凤故意迁延着,等人把礼送够送足,然 后再同王夫人商议。第四十五回,李纨带着众姊妹去请凤姐做诗社的“监社御史”时,曾说 王熙凤:“天上人都被你算计了去!”这话一点不假。就是对自己的丈夫和妯娌,王熙凤也要 进行算计。贾链有一回求鸳鸯偷贾母的金银家伙去当一千两银子救急,请王熙凤帮着说句话, 王熙凤硬要雁过拔毛,从中挤出二百两银子作利钱。贾琏不禁感到吃惊:“这会子烦你说句 话,还要个利钱,真正了不得。”(第七十二回)她为尤二姐的事情,到宁国府大耍无赖,乘 机敲诈了尤氏五百两银子。在“弄权铁槛寺”时,她自称“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 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一个不受法律和道德约束的人,又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之 说,那就肆无忌惮了。 当代许多研究管理问题的学者指出,把管理仅仅看成提高效率和盈利,是一种狭隘观点。 精神素质和职业道德对管理人员至关重要。如果我们把王熙凤做为一个管理人员来审视的 话,应该说,这样一个狂热谋求私利的人,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管理有一个历史发展过程,古代的管理是家长制的、专制的管理,既有少数上层人物决 定普通成员的一切行动。近代的科学管理实行规章管理,要求以明确一贯的政策与章程,对 待劳动群众。由于社会的进步和劳动群众教育程度的提高,现代管理趋向于采取民主和参与 的方法。王熙凤、贾探春的管理术在本质上仍属于家长制的、专制的管理。 当今社会凡需要劳动协作的地方,凡需要将各种行动引向共同目标的群体中间,就有管 理。作为真正科学的经济管理,则是伴随近代工业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而产生的。 我们无意将王熙凤、贾探春的管理术与现代管理理论牵强附会地进行比较,只是我们觉 得王熙凤在宁国府的管理办法,贾探春在大观园的管理办法,很有意思。她们已经实行明确 的专业分工,规定了标准劳动时间和任务,以及相应的考核、赏罚措施。王熙凤还“引进” 了最新的管理手段――计时的钟表,当时在人们心中造成“现代感”,恐怕与今天的管理工 作中电脑的运行不相上下。我们说王熙凤、贾探春推行的是“责任制”和“承包制”,似乎 一点也不牵强。如果说他们的管理术已经具有科学管理的雏形,或者说包含有科学管理的萌 芽,好像并不过份。王熙凤以大板子“服”人,以“有赏”或革去银两来激励人,贾探春敢 把朱夫子的文章看成“虚无浮词”,在大观园推行承包制,正是迎合了人们正常的求“利” 之心。书中李纨说:“使人以权,动之以利,再无不尽之的了。”这实在是作者画龙点睛之笔。 《红楼梦》的时代,商品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王熙凤和贾探春的管理术,反映出人们的“义 利”在悄悄地随着发生变化。这里透露了社会发展的重要信息。

本文链接:http://gulf-coast-info.com/jiandaosui/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