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教练乐团 >

信乐团有哪些成员?

归档日期:07-28       文本归类:教练乐团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黑皮肤的迈可,让人常因他的外表而误会,战战兢兢开口说:“EXCUSE ME!”没想到他回答的却是纯正国语。在台湾土生土长的他,不讳言童年因为肤色跟别人不同而有些辛苦的回忆,但是继父和妈妈对他的好,让他养成积极乐观的个性,对于关于外表不同的尖锐问题,迈可的口头禅就是“反过来讲”,他懂得“反过来思考”的好处,像是小时候有没有被人欺负这个问题?他笑笑说,从小常当班上的风纪股长、卫生股长,反过来说,他的好人缘证明他的朋友比讨厌他的人多。

  迈可14岁开始学打鼓,后来因为学业关系无法兼顾,倒是学空手道的时间比打鼓早,七八岁就开始学空手道。三专进了体专后,成了台湾地区的空手道国手代表,十几岁的青少年生活,净是在左营集训、上场比赛的回忆,还曾经拿过世界比赛的亚军。

  迈可庆幸自己在发育期间,学了空手道这个注重注意力和灵活度的运动,使得他这个190身高的大块头行动不见笨拙,当然对打鼓的灵活度也有所帮助。团员则笑说,千万不要惹恼迈可,免得他把你劈成两半。

  当然有了这番身手,除了团长这个职务,还得身兼全团保镖,不过全团平均185公分的身高,相信一齐站出来声势就够惊人的。

  迈可因为热心,被团员公推为团长,安排练团时间、通知大小事项,全靠他的好耐心。而迈可的幽默感更是一绝,在拍摄《世界末日》MV时,只见迈可撑着阳伞挡着彰滨工业曲毒辣的阳光,被团员开玩笑:“怎么?怕晒黑喔?”只见迈可不疾不徐的回答:“是啊!我在等你们晒得跟我一样黑啊!才能赶上进度!”

  志群曾是黄立行《Circus Monkey》专辑发片时,一起跑校园的乐团伙伴“四状元“的吉他手,也是张惠妹世界巡回演唱会美国站的吉他手。在他于美国好莱坞MUSICIANS INSTITUTE就读期间,也曾担任过许多歌手在美国巡演的乐手,像是苏芮、李茂山、陶喆等人。听到这些响当当大明星的名字,其它团员都笑他:“哇!果然来头不喔!”

  但志群小时候的志愿并不是成为吉他手,而是向往在天际遨翔的飞行员,所以国中毕业后,他去考了中正预校,两年后,他选择休学,父母也很开明,愿意赔学校17万让他读自己想读的学校和科系,全力支持他的兴趣。

  “那时想想很傻,万一毕业后不是飞行员而是地勤人员,那不是白搭了”,所以志群转往强恕高中继续学业,但重心都放在喜欢的音乐上,青涩岁月,整天足不出户沉浸在音乐世界中。

  参加热门音乐大赛出道后,经过美国M.I.音乐学校的调教,志群转战各大小演唱会担任吉他手的位置,练就一身现场演出的功力,也是团员中唯一“没混过PUB”的乐手,倒是现场演唱会的CASE接得比其它团员多。

  晓华跟着Tomi一起闯荡天下,两人可说是最佳的“难兄难弟”。彼此年纪相差一截,却是最好的朋友,Tomi还是晓华的师傅。晓华说,以前常跑去看Tomi表演,干脆拜他为师学键盘,两人成为亦师亦友的关系,在决定到台湾发展后,Tomi跟着晓华住在晓华的朋友家,并录了一张DEMO向魔岩投稿。

  晓华是印度尼西亚华侨,在伍佰还没“火”起来之前,他和施伟然一起组了个“水晶迷”乐团,由贾敏恕担任制作人,专辑录好却没发,晓华想想很可惜,“后来红了个伍佰,相信唱片公司就能接受这种摇滚乐团的东西了”。

  之后晓华担任苏慧伦“OUR BAND”的乐手,以及一些演唱会的乐手。说起来,晓华虽然和Tomi一起到台湾来发展,但比起来Tomi因为是键盘手较热门,晓华的路比较坎坷些。

  在Tomi已经接到CASE有收入时,晓华还在找寻机会,带来台湾的贝斯一把把的卖,卖到最后一把时,晓华本想:“撑不下去,要回香港了!”没想到绝处逢生,有CASE找上门,终于不再坐吃山空,生活渐有起色。晓华说:“我爱喝汤,以前去买自助餐时,免费的汤装一大包回来,每天喝一点,再加水进去继续煮,一直喝到没味道为止。”

  一直认为台湾音乐界比香港要有活力的他,选择台湾作为打拚奋斗的土地,走出那阵阴霾,他认为唯有音乐是苦难生活的唯一救赎。

  TOMI来自香港,独立制作乐团出身的他,跟许多目前活跃于香港地下乐团的乐手都是好朋友,像是“LMF”、李嘉强等人。在香港看过、玩过各种表演场所后,觉得香港的表演音乐有所限制,决定跟晓华一起来台湾打拚,见识台湾音乐界蓬勃的发展。刚来时因为人生地不熟,TOMI跟晓华过了一段苦日子。TOMI出生于音乐世家,爸爸曾经也是发过片的歌手,也玩过乐团,从小TOMI就看着爸爸和叔叔们玩音乐,自己也跟着有兴趣起来,虽然爸爸认为弹钢琴娘娘腔,还是挡不住TOMI弹键盘。在进入信乐团前,去年TOMI曾在风云推出专辑《EDITEC》,专辑悄悄地推出,悄悄地卖,没有多少人知道曾经有这张专辑,后来跟滚石解约,TOMI又回复孑然一身,加入了信乐团发片,TOMI说:“一生总要博一次,这次发片希望能引起歌迷的注意,毕竟获得乐迷的肯定是音乐人共有的梦想。”TOMI的音乐历程可说是台湾乐界的缩影,见证了台湾音乐由盛转衰的过程,从刚来的不熟稔,到打入台湾音乐圈后场子接不完,一个星期可跑七八场的纪录,至今PUB没落、演唱会减少,一个月有3万元的收入就偷笑的光景,TOMI仍然看得开:“能够玩自己喜欢的音乐,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

  作品有:《一了百了》《移民火星》《坏坏惹人爱》《天亮》《one night in北京》《one night in台北》《死了都要爱》《世界末日》《没有你的夜》《no way》《离歌》最喜欢的乐团:信乐团

本文链接:http://gulf-coast-info.com/jiaolianletuan/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