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资料 > 鸡腿饭 >

沙县小吃的鸡腿饭都不做了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鸡腿饭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市民谈“禽”色变,给靠“禽”吃饭的许多小餐饮造成了不小冲击。昨日中午12时,一些原本人满为患的餐饮店却门庭冷落,店员们三三两两打起了盹。

  镜头一:市区小南门荷花路,滨海老鸭煲店。店里只有一桌顾客,点了两盘炒菜一个汤,招牌菜“老鸭煲”不再受宠。负责人李月华说:“一天准备5只鸡,员工中午吃两只,晚上吃两只,运气好才能卖出去一只。”滨海老鸭煲在市区开了10多年,口碑较好,原先堂食的、外带的常常要排队,如今门可罗雀,新城的两家店干脆趁机关门装修。

  镜头二:沙县小吃,早已撤了鸡腿饭。老板娘说:“我们早就不做鸡腿了。” 清明后,原先卖得火爆的鸡腿、鸭腿、鸭头就无人问津了。

  镜头三:与此同时,市区多家肯德基、麦当劳,也都是门庭冷落,顾客点餐时对鸡肉食品都刻意避开。一家绝味鸭脖的店员无奈地说:“现在几乎没什么客人,东西都卖不出去了。”

  “没客人,为了减少损失,只能暂时关门。”4月8日起,我市多家“一席地”停业整顿。这些天来,瑞安一席地加盟商黄星友忙坏了,虽然店关门了,可他一直东奔西跑,想找些出路。

  黄星友说,3月底出现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他的心就咯噔了一下。但他万万没想到,随着疫情扩散,自家餐厅的生意也急剧下跌,从一天几十桌的客流量一下锐减到一两桌。

  以往每天60只鸡都供不应求,现今一只鸡都卖不出去。黄星友看着周围的餐饮店涌入大批顾客,不免着急。“其实店里供应的鸡都煮沸10分钟以上,但顾客看到厨房里的生鸡就发怵。”黄星友说,他们的鸡是由平阳一农户供应的,厨房平时负责清洗切块。

  黄星友开始考虑用鱼头、骨头来做火锅底料,再开发海鲜大餐。“温州人一直喜欢吃海鲜,我准备推出螃蟹、大闸蟹等。”

  关门后,黄星友出发去杭州寻求破困之道。现在,他准备趁这段时间,把店里进行装修消毒,贴上如何吃鸡的专家建议。再把员工整合起来统一培训。“我们的服务人员应该懂得禽流感的防治知识,这样可以给顾客更多信心。”黄星友表示,关门不是放弃而是蓄势待发,入夏时禽流感风波就能过去,到时自家的店一定会再火一把。

  昨天上午7时,市区马鞍池公园的鸽子管理员苏桂生开始给鸽子们喂食打扫鸽舍。先用自来水冲洗,“冲洗鸽子粪便,顺便给鸟儿们冲个澡”,污水直接排入化粪池,然后给鸽子化粪池投入消毒剂。最后,他还要用消毒液给鸽舍进行第二道清洁工序喷雾消毒。

  鸽子们的小窝建起已有10来年,木头房子略显陈旧。“宅家”的鸽子们显得有些闷,时而扑腾几下翅膀,时而咕咕咕地叫唤几声。鸽舍外围用绳索围了一圈,提醒市民勿靠近。

  4月5日,通过新闻得知上海从批发市场的鸽子样品中检测出H7N9禽流感病毒,我市放养广场鸽的公园纷纷将鸽子收回笼舍。承包马鞍池公园鸽子管理的徐先生也是“第二天就没放鸽子出笼了”。

  七八百只广场鸽“宅”在鸽舍里,“起初鸟儿们可不高兴了。”苏桂生说,喂食时,鸽子们争先恐后想往外挤。看不到鸽子,逛公园的市民开始也不习惯,苏桂生都一一作了解释。

  苏桂生说,鸽子的吃食还是以玉米、绿豆、红豆为主,但喝的水却有了点不同。不知是不是从外地同行那得的灵感,徐先生也往鸽子的食水里加起板蓝根冲剂,“大约20斤水加一包,不一定有用,也是个尝试,而且板蓝根是中药挺安全”。

  鸽子关了禁闭,苏桂生反而忙了不少,“笼舍的打扫和消毒就得一天两次”。他指着一斤装的“百毒消毒液”说,原先一个月用一瓶,现在两天一瓶就见底。而为了保证鸽子的健康,4月初还特地给鸽子们补了一针疫苗,“疫苗主要针对H5型流感病毒,从防疫站免费领的”。

  虽然与鸽子亲密接触,苏桂生倒是一点也不担心:“鸽子关起来,不会再和候鸟等鸟类接触,而且消毒工作也很到位,应该比较安全。”不过,苏桂生也没忘每天给自己消毒。

  灵昆岛上外来的人,不是冲着农家乐,就是冲着灵昆鸡。可是近半个月,买灵昆鸡的人越来越少。

  昨日下午3时,正鸣灵昆鸡专业合作社除了张崇平和他的帮手,再没有顾客的面孔,又是一日销售清淡。

  鸡场2000多只鸡依旧抖擞着走来走去,老张忙了一天有些打不起精神。除了照旧喂食,他现在增加了喷洒消毒水的频次,每次消毒喷上七八桶、个把小时。

  小仓库里,一筐筐的鸡蛋堆了两层,是这两天刚下的蛋。癸甲溴铵溶液和克毒灵消毒剂的箱子也堆了不少,是将用的药水。鸡舍里也一切正常,还有1000只小鸡将要破壳而出。

  唯一变化就是鲜有问津。老张犯愁,家里还压着300多公斤的本鸡蛋,再过半月就坏了。

本文链接:http://gulf-coast-info.com/jituifan/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