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资料 > 李劲松 >

商人自制“金缕玉衣” 专家隔玻璃估出24亿天价

归档日期:05-27       文本归类:李劲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王文祥世界收藏家协会副主席兼中国总会会长、世界文物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主任

  ▲史树青曾任中国历史博物馆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南开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北京大学考古系研究生导师、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等职,2007年因心脏衰竭去世。

  ▲杨伯达曾任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中国博物馆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考古系玉器硕士研究生导师。昨天,记者致电他,一男子表示“打错了,别再打”,随即挂掉。

  本报讯原北京燕山华尔森实业集团法定代表人谢根荣,3年期间违规骗取建设银行贷款7亿余元。记者昨日获悉,目前此案正在市高院二审。

  法院查明,建行曾发现谢根荣在骗贷,但后者凭借“24亿元两件玉衣”取得了银行负责人的信任,不仅没追要原贷款,还又贷给其5000万和开具4.5亿银行承兑汇票。实际上,这两件玉衣是他找人用不值钱的玉片串起来的,又出钱找来5位专家给出24亿元估价。

  谢根荣现年52岁,案发前是北京燕山华尔森实业集团法定代表人。他在归案后,自称1997年创办北京昌平华尔森商贸中心,后来创办了华尔森集团,自封为董事局主席兼总裁。但案卷材料显示,该集团并未进行工商登记注册。

  法院查明,2000年9月,谢根荣利用其控制的北京华鑫森商贸集团取得“东华金座”项目的开发收益权后,以融资开发为名,指使他人通过多种方式雇人假冒购房人,与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5家支行签订虚假《个人住房贷款借款合同》555份,骗取贷款总额6.6亿余元,至案发尚有贷款人民币5.4亿余元不能归还。

  法院查明,2002年底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行长颜林壮和副行长赵峰凭借经验,发现华尔森集团在骗贷,为此找谢根荣谈判。

  谢根荣向银行提供了造假的企业财务报表等材料后,领着颜林壮等人参观了“根荣陈列馆”,指着“金缕玉衣”和“银缕玉衣”说,它们市价为24亿元,华尔森集团肯定能还上银行的贷款;只是目前资金周转有困难,希望银行能再次合作。

  看到5位专家的评估报告后,颜林壮和赵峰相信了华尔森集团的经济实力。随后,谢根荣以盘活“东华金座”项目为由,再次申请办理企业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5000万元。他还利用手里控制的7家公司,从这家银行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累计金额达4.5亿余元,被贴现1.5亿余元。

  实际上,这两件“玉衣”是由北京中博雅文物鉴定中心鉴定委员会主任、北京电视台《天下收藏》栏目特聘鉴定专家牛福忠串起来的,用的是谢根荣给他的玉片。

  牛福忠向法庭出具证言说,这两件“玉衣”并不值多少钱,但谢根荣坚持要求他帮忙找专家做鉴定和评估。随后,牛福忠找来了世界文物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主任王文祥、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主任杨富旭、中国宝玉石协会原秘书长李劲松、原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史树青(已去世)5位专家。

  牛福忠证言显示,这5位专家给玉衣写了个文字说明,出了个评估价——24亿元。作为回报,谢根荣给了他们几十万元的评估费。

  建设银行追讨贷款数年未遂,向警方报案。2008年3月,谢根荣被警方抓获归案,随后因涉嫌贷款诈骗罪被提起公诉。

  一审后,谢根荣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谢根荣认为量刑过重提起上诉。

  杨富旭:按照常规,玉石鉴定程序有大约30个步骤,如称重、收样、手摸、仪器检测等。要确定玉石的材质、成分和工艺,需要仪器检测,包括X光机、红外光谱、电子探针等大型仪器。

  杨富旭:我是只管鉴定,不管评估市场价值的。说这个东西是汉代的金缕玉衣,是大权威史老提出的。

  京华时报:这个价合理吗?杨富旭:没有这个市场,谁敢买敢卖啊,而且我不参与市价讨论,只参与了鉴定。

  李劲松:谢根荣说拿这个库存做个镇山之宝,就随意地请我们过去看看。我记得当时玻璃柜子没有打开,我们就围着柜子看了看。

  李劲松:当然不是。从心里我们没把这个评估当回事,就像是帮朋友个忙。史树青史老说这个东西是汉代的金缕玉衣,我们也没提出反对意见。

  李劲松:对啊,他最权威。我始终认为,我们的意见只是参考,不具备法律责任。

  李劲松:我觉得银行也很糊涂,怎么就那么轻易相信了他呢。唉,这事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我很伤心。

  王文祥:这么长时间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反正有一个是完整的,有一个是串起来的。谢根荣他们也说是自己从市面买的零星碎片串起来的,我们觉得这是个好事。

  王文祥:这说明文物没被破坏啊。当时史树青是鉴定大权威,他说这个东西是汉代的,真东西,无价之宝。

  王文祥:五个人当中我最年轻,他们让我写,我就把大家的意见综合一下嘛。谢根荣再三说这东西只作为个人收藏和展览用,我才敢写评估报告,大家才敢签字的。

  京华时报:但是谢根荣后来拿这个东西去骗取贷款。您现在回忆起来,觉得做这个评估是不是有风险?

  王文祥:我们没有风险啊,因为黄金有价玉无价。我们不知道他会拿这个东西去贷款啊。

  知名律师许昔龙说,专家们在这起案件中是否担责,要分两点来看:一是专家们在鉴定评估前,是否知晓谢根荣将使用这则评估报告做违法行为;二是专家们在鉴定时,是否故意将这些玉器的价值抬高。

  从此案来看,谢根荣并未告诉专家们这则鉴定评估报告的用意,专家们并不明知谢根荣此后的骗贷行为;且专家们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水平,做出相应的评估报告,没有证据显示他们故意抬高“古董”的价值,因此无需对此案承担刑事责任。即使后来显示这两件古董并不那么值钱,也只能说明这些专家的鉴定水平有限。

本文链接:http://gulf-coast-info.com/lijingsong/219.html